貍貓閱讀指南--人物篇 貍貓閱讀指南--人物篇 ——晉江文學城[特邀書評庫] 作者:評五
前言
  耽美作者貍貓(lililicat)的作品在其讀者那里的評價走了兩個極端:對某些讀者來說,這位作者總是創作一些情節結構混亂無比人物抽風怪異行為居多主題不鮮明文筆白爛的文; 但是對其他一些讀者來說,貍貓的文充滿了奇詭的想像,當陷入文中的黑暗童話世界的時候,讀者在不斷驚聲尖叫的同時也在體會作者想要表達的對人性和宇宙的思考,結果他們會認為自己在充分滿足了閱讀快感的同時獲得一種精神上的洗滌和升華。這樣兩極化的評價毫無疑問是由作者隨心所欲的創作方式決定的。
  作為貍貓的忠實讀者,從《丑小蛇》到現在的《惡魔也上班》,筆者觀察到的事實是:貍貓似乎不斷在調整自己的寫作方式。她在幾乎每本作品中都進行了不同方向的實驗,既確定了自己獨有的創作風格,題材和主題,也在不斷學習開拓文章發展的可能性。在《丑小蛇》里面確定了其創作的永恒主題和時空設定,同時也完善了從《風月》開始出現的人物模板以及愛情模式;在《時空穿越癥候群》中卻是其永恒主題表現方式的確定以及其超長篇情節結構設置的初步確定;《麒麟奇談》中結構模式受到了進一步考驗;《影公子》中對永恒主題之一進行了更深入的探索,這個文也是象征使用較多的一篇文,而正是通過這些象征和更加緊湊的情節結構使得這篇文是所有文中筆者評價較高的一篇;然后,《鳳舞朱明》中宇宙時空的設定更進一步完善;最后,《惡魔也上班》,中小攻的形象塑造有所突破。

  筆者接下來將會以系列評論的方式來系統的梳理一下作者貍貓的創作,探討這位用獨特的風格來寫作的作者給讀者呈現一個另類的耽美“童話”的過程。
人物篇
  從某種角度來考察貍貓文里面的人物,我們很有可能得到一個結論:那就是這些人物都可以被稱為扁平人物。實際上,在塑造人物的時候,作者貍貓總是使用一定的模板,使他們能夠忠實的成為她故事的一環,結果讀者總是能夠得到某些角色的主導印象,卻很難說清楚人物到底是個什么樣子。貍貓在塑造人物的時候總是致力于抓出其人性的某個方面,將其無限放大,使之成為主導人物行動和情節發展的最重要因素,這樣一來這些人物很難從普通人角度進行考察,他們也不具有普通人性塑造的廣度和深度,實際上他們可能只能生活在貍貓的文中。
1. 貍貓的扁平人物模板
  貓的主角模板總的來說不外乎如此:小受無論出身于什么背景,具有什么樣或高傲或陰險或純真的性格,其最重要的特點,不管是從讀者角度還是作者角度,就是成為小攻大搞冒險活動之時的優秀“后勤”,“賢內助”。不管是好動脫線的冷清清,愛操心愛當保姆的蘇水音,還是傲嬌執著的雪顏,正常卻性格不太鮮明的夜泓云,以及高貴卻隨性的尚曦,他們不管具有什么樣的身份地位,都在貍貓的筆下成為了和小攻在黑暗的世界中一起摸索光明道路的好伴侶。無論世間如何黑暗未來如何希望渺茫,他們都堅定的和小攻站在一起勇敢面對。
  貍貓的小攻比起小受來,更加受到作者和讀者們的重視。但是粗略一看,這位小攻也是被套上了一定的模板的:小攻必定是位獨行俠,出身卑微(或者被誤認為如此),但是身懷大能;而和他的強大智能和體能相匹配的,是他同樣強大的責任感和執著精神,還有就是出人意外的極低的野心和欲望,更有趣的是,貍貓總是要讓這位小攻去進行難以想像的,異乎尋常的冒險活動。
  配角也基本上如此的模式化,很多時候更像漫畫式的人物:配角中有小攻的打擊目標,他們總是人性中邪惡和罪惡的結合體;有無法認同和理解主角行動的正常人;有必須被主角拯救的路人們;也有淪為作者讀者們集體嘲弄的耽美類型角色們。圍繞著主角,他們擔負起了各自的責任,盡責的成為主角前進道路上的路標。
  可以說在貍貓所有的文中,貍貓用于創造人物的手法是完全的小說家筆法,也即是在作者主導下完全依據作者意圖表達要求進行創作。這些人物不具有普通人性的深度和復雜性,出于創作目的,貍貓只選取了人性的兩三個側面,對她來說最為有用的因素而其他的全盤拋棄,來形成一定的模板。每個人物都可以用一句話來概括,都是作者使用的某種象征;如果從側面去看待這些人物,他們就好像一張紙那么薄,他們可能也無法依靠自己的力量活動起來,必須要依賴作者靈巧的手指來指揮。比如貍貓文下的小攻們很明顯不符合我們大多數人對成功者的期待,一方面這個能干的小攻在作者的指揮下上天入地,上刀山下火海和各種邪惡進行殘酷血腥的爭斗,作為壯而不悲的獨行英雄取得了勝利,然后拋棄世俗的誘惑,回到小受的懷抱。另外一方面我們會好奇質疑怎么會有人既厲害的不得了世間沒有什么東西能夠阻礙他的前進,而他卻毫無欲望來掌控一切呢?小攻絕對不是那種圣潔無比的高人,相反,他們出乎所有讀者的意料有一些怪異的“欲望”,比如他們多有扮裝癖宅癮,所有人都是輪椅控。他們在貍貓的塑造中, 既要成功還不能有成功者的派頭,這種身份和行動巨大差異的模式,既讓文中反派正派配角們目瞪口呆,也讓讀者們好好享受了一次自己既睿智無敵還人格高尚的幻覺。
  這些扁平人物我們絕對不可能把他們還原回到現實生活中,在我們身邊也絕對不可能找到這樣的人物,因為他們是作者根據自身的好惡創造的。實際上,貍貓并未根據觀察而是根據想像來塑造她文中的人物。
2. 扁平人物的人性深度
  那么是不是我們現在可以得到結論說這樣的扁平人物是多么無趣多么不值得一讀呢?回到文本中去考察,我不得不說,這并不是一個可以那么輕易得到的結論。實際上,讀者很可能會感受到的是這些可能會被輕蔑的認為毫無可信度的人物的身上也體現了某種真實。

  在貍貓的文中,小攻和小受有兩件事情最為重要:一是他們要完成情節線索中的打怪任務,另外一件更為重要的事情就是尋找身份。這兩件事情在作者的筆下被賦予了深刻的意義,使得人物不再只是單純的單薄,他們的行動也因此不再只是完成故事的規定而具有悲劇性的涵義。讀者們在關注這些人物時,雖然還是會覺得有些人物塑造的機械生硬,但卻也會為這些人物身上閃耀的光輝而驚喜。
  看看小攻和小受到底會遇到什么樣的敵人吧。他們遇到的與其說是屬于人類的范疇,還不如說是被異化的邪惡意志的結合體,比如《時空穿越癥候群》里面的三大勢力和《影公子》里面的朱家;又或者他們干脆就沒有遇到屬性為人的生物:好幾篇文里面的對手都是來自混沌空間的神。這些敵人個個都有毀天滅地的能量,也有貫徹這種行動的邪惡意志,是超出人類想像和認識的存在。有勇氣奮起對抗的也有可能戰勝這些邪惡存在的唯有大多數時候被忽視的小攻和小受們。但是他們的氣勢也不可避免的被惡魔們的氣勢壓倒,在作者刻意營造的悲壯的氣氛中,這些為了“信念”而奮起看上去很有可能最后失敗的英雄小攻和小受傳遞給了讀者一些值得所有人為之心顫的東西:誰也無法拯救自己,只能依靠自己的力量和決心;可能沒有任何人理解自己,但是自己堅持走的是一條正確的道路。最后他們成功了,戰勝了如神一般強大的對手,但最終的心愿也不過是回到人間過屬于人類的生活。這樣的人物所蘊含的內容---人性的光輝可能和很多圓形人物相比也絕不遜色。
  同時,小攻和小受也無時無刻不在受到身份問題的困擾。基本上所有的小攻在故事開始的時候都并不清楚自己真正的出身, 他們也沒有能夠在生長的過程當中獲得新的身份認同,因為從某種意義來說他們在自己的生長環境中都被認為是孤兒,時常受到排擠和欺負,所以對他們當時被賦予的身份很難有認同感。正是這樣的困境促使他們走上解決身份困擾的道路,他們都有需要定義自己是誰的問題。有的如影公子要主動找尋自己的出身秘密,有的如混沌三人組因為力量的覺醒要擺脫舊身份,有的如蕭兔斯基因為自己的追求,利用自己的新身份卻也面臨著新身份帶來的危機。小攻們總是在尋求在天地間自己的準確定位,通常直到文的最后他們才找到了新的被他們認同的身份。影公子盡管本質是郁山的意志,但他決定成為人類,試著學習了解人類的情感;混沌三人組恢復了真正身份,擺脫了以前偽裝身份的束縛;蕭兔斯基的新身份奇人府府主幫助他完成了他的宏大志向,后來成為了一個武林的傳說。小受們面臨的問題卻是身份的錯位:也就是說他們總是會被剝奪原來早已認同的身份,和小攻相遇之后獲得了新的身份。和小攻要面臨重重磨難不同,小受們并未有多少折騰,就安心的接受了新的定位。冷清清原來是蛇神族皇子后來淪落為土包子妖怪做了冷凈的爹爹,蘇水音被從現代一個苦哈哈的小店員穿越到了古代成了個邪教少主,夜泓云從一心護主的護衛突然變成了大人物的私生子,雪顏和尚曦因為所統治地域的危機被拉下了高貴的王座。總的來說,他們都被迫的離開了原本熟悉的生長環境,拋棄原有的身份,在一系列冒險之后成為了小攻的伴侶和好幫手。
  這種對身份的尋求也使我們可以從另外一個側面來理解小攻對輪椅和變裝的愛好。輪椅意味著被剝奪了行動的能力和權力,而變裝則目的是要隱藏本性和身份。對具有神明的能力的小攻來說,在輪椅上面坐著的時候,他就好像給自己的詭異力量上了閥門,站起來的時候迸發出力量化身超人而坐下去就回復普通人的角色;小攻在玩變裝游戲的時候實際上也是在模仿如何融入將他擯棄在外的世界,在他追尋身份的時間里,他始終都是個“邊緣人”,不被任何時間空間所接納,只能通過不斷的變裝讓自己獲得一個安心的“虛假”身份。當然,我們最終也仍然可以說這是作者在一手操控人物滿足她本人惡趣味的原因。
3. 扁平人物對套路的反思
  在貍貓文中,除了主角完成文章主線的行動之外,也有一些作者絕對不讓主角做的事情有著非常重要的意義,值得我們關注。貍貓文中總有一些被某些讀者視為混亂,極大破壞文章完整性的情節:在主線之外,或者主角們總是會違背讀者們的期待做出一些匪夷所思的行動,或者出現一兩個不是反派配角也很難說是主角一黨的莫名其妙人物來來去去。這些情節完全沒有圍繞主角打怪伸張正義的主題,是筆直的樹干上可有可無的樹枝;砍掉這些樹枝的話,可能文章結構更加嚴謹圓滿。但是評論者不能這么輕易的就將這些樹枝砍去,在理解作者意圖甚至理解人物塑造的時候都需要仔細考慮作者如此安排的意義,從這個角度來看,我們可能得出一些和單純讀者不一樣的結論。在筆者看來,這些情節反映的是作者本人對耽美文套路的反思。此意圖是清楚明白的反應在了貍貓的文中,作者在有意識的將其人物行動和耽美套路文中的人物行動對比起來,由此給了讀者一些不同的感受。
  首先,讀者會注意到小攻和小受在人生經歷重大改變之時的反應是超出了他們的期待的:他們既沒有人格分裂成變態,也沒有因為寂寞去傷害他人或者自己,更沒有以此報復社會報復全人類,這是很多耽美文很習慣采用的性格模式,相反,他們精神抖擻的接受了命運的安排,身心健康的按照作者指示前去聲張正義。
  這群可說“不正常”的人物在文中被符合耽美套路要求的一系列配角包圍著鮮明的對比著。配角們的“正常表現”其實在大多數耽美文中可以找到,是為讀者們所熟悉的。貍貓文中總有一些受到殘酷迫害的配角:他們和主角們一樣受到了或來自社會倫理或來自人性陰暗的歧視和壓迫,導致他們總是在性格中有某些缺陷,而這些缺陷之后引發了他們悲慘的結局,他們被傷害的經歷也成為他們之后行動的誘因。 這是耽美文中常見的設置,但是很有意思的是,貍貓有意的對此設定進行了深入描寫。這些被殘害的配角并沒有如其他耽美文中的人物那樣能夠等來救贖,他們也沒有足夠堅強的心智自我救贖;甚至他們也絕對不是可恨又可憐的。《丑小蛇》里面有被混沌怪物吃掉的青羅,從小被當成實驗品養大,之后變成萬象怪物吞噬了給他帶來無盡痛苦的醫院。《麒麟奇譚》里面的天后青羅被人類社會迫害,奮起爬上了天庭最頂點的地位之后為了保住自己地位,追求無窮的力量給世間帶來災難。《影公子》里面的少年小露,在被迫承受郁山的力量和詛咒之后放任自己為所欲為。最為筆者注意的是《時空穿越癥候群》里面的一對攻受,躲藏起來的殺手和他的愛人,他們經過重重磨難之后終于逃出生天準備隱居,他們是受害者,但是他們也同時為了自己的安全屠戮了柔弱無助的一個母親和她的嬰兒,這才引來了蕭兔斯基對他們的制裁。作者暗示這些悲慘的人物(筆者認為不必同情)因為無法克服的性格弱點走上了不同的毀滅道路。
  這時,我們的主角在作者的指揮下雖然也被鄙視被厭棄,但他們有足夠堅強的神經,沒心沒肺的總愛幻想一下被人崇拜被人敬仰。同樣是被當成工具,從出生就開始被親人利用的影公子,最喜歡的活動并不是日夜思量“我要向這個吃人的社會復仇”;相反,他過著“詩意的生活”,會浪漫的在大雨中撐傘逛街,好像那個經歷了非人折磨的訓練,號稱“人形兵器”的毫無人性的另外一面只是他的職業面具而已,其實真正的影公子愛好人類生活喜歡拙劣模仿人類情感追求。堅韌的主角小攻很顯然把吃苦當吃補,意志不會輕易動搖,外界的誘惑對他們來說毫無意義,而這樣看似不符合正常耽美套路的小攻卻從某種意義上來說才能有資格擔負起那種抗擊真正的罪惡的沉重責任。
  其次,小攻和小受們在愛情這個耽美文主題上有著與眾不同的表達方式。這一點又和一般的耽美文套路形成了鮮明的對照。作者貍貓在文中非常鮮明的將她的小攻小受和其他類型的小攻小受對待愛情的態度進行對比。舉一個簡單的例子,在《丑小蛇》中,有這么一段曾經讓筆者以為進錯文的情節,由于字數太多,無法全部引用,只有這么一兩段:
  “渺渺云氣、天涯海角的上古禁地中,一場神祇的最終決戰正拉開序幕。
  他,眸含萬年寒冰,凜然站在靈氣沖撞不息的漩渦中心,身上的銀色戰甲被鮮血染紅,臉色卻依舊淡定,只是蘊含著無限惆悵地一嘆:“凕炎,都過了三千年了,你還是放不下對我的嫉恨么!?”
  另一個他,身披赤紅戰甲,周身流轉著烈烈炎氣,飛揚跋扈:“皇兄!你可知三千年來我所求為何?當年素菱的事情,你可知真相為何?素菱她根本就是一直在看著你的!父皇他……父皇他……總之你們!你和重含今日都要為你們當初的過錯付出代價!今天是了解的時候了!”
  正當筆者為突然出現的幾個名字和這段神人恩怨情仇糾結莫名其妙暈頭轉向的時候,作者跳出來說話了:“【貍貓也不知道這些人都是來干什么的,為什么會一會兒蹦出一個莫名其妙的人名,總之,就是一大堆神仙在打架啦……】”。 這些話之后才是主角們登場,讓讀者捧腹的是,一邊是配角們(貍貓毫不關心來自何處又將有何結局)轟轟烈烈的演出耽美文套路;一邊是形成了強烈對比的主角們在旁邊一墻之隔保持淡定的吃飯然后繼續自己的旅程。讀者們當然追隨主角的視線繼續前進,他們看到的是和正義力量的奮發上進相比,成天糾結于你愛我你不愛我這樣問題的行為是多么可笑。
  貍貓的文中還有眾多的類似小插曲,他們使讀者感受了從一種閱讀經驗到另外一種閱讀經驗的跳躍,保持了讀文的節奏感;更因為這種主角被不斷對比的喜感情節,加深了對作者塑造人物意圖的認知和理解。讀者在讀到這樣的對比的時候,可能會問:到底哪一種情況才是“正常”?人在除開睡眠的三分之二的時間中,真的會那么專注于情情愛愛嗎?在愛情中,是否總是要這樣花費時間心血精力來糾結?
  貍貓筆下的小攻小受們絕對不是這樣的態度,讀者會奇妙的發現,在他們眼中,吃喝拉撒絕對和愛情是同等重要的大事;和小攻在一起的小受們最關心的都是婆婆媽媽的瑣碎的事情,比如吃什么晚餐穿什么衣服,比如貴為神皇的小受尚曦最愛的是給他家小攻肥鳥設計衣服打扮他;在相處中他們視彼此為唯一的支柱,總是心意相通和相互諒解,在災難面前絕對不會動搖對另一半的信心,既沒有誤解也不會有傷害,更沒有所謂的第三者帶來裂痕,實際上,小攻和小受因為被世俗排斥而能夠更加緊密的依偎彼此。這樣的與眾多套路不同的愛情模式,或許我們可以很合理的得到一個結論說:貍貓的小攻小受們從某種角度上面來說,才是具有正常人的追求,容易被普通讀者理解。
  由以上的討論可以看出,貍貓的扁平人物身上具有兩重枷鎖:一方面要完成“硬性任務”,做一回正義英雄;一方面卻要回歸平實,歡樂的過土包子或地主老財的生活,幾乎所有的小攻小受從頭到尾都熱愛樸素的享受,他們的愛好絕對是連普通人都要搖頭嘆氣的。這種人物性格中強烈的對立表現了人物的行動上面:人物奔波在超現實和現實生活的領域之間,這種虛幻和現實的感覺是相互穿插交織的。有時他們會被卷入人間的種種利益爭斗中,有時又被拉進廣闊的宇宙時空中。讀者可能會有得到這樣奇特的閱讀體驗:當主角在上天入地和各種邪惡勢力斗爭之時,他們在看的是傳奇或奇幻,這個時候就要放開心靈享受種種玄而又玄的想像細節;在主角回到普通人群中做著普通人吃喝拉撒的事情的時候,他們在看的是一個人的現實生活,這個人要有衣服看有零食吃有干凈房間住有舒適的大床睡,那么讀者需要觀察的就是他怎么耍小聰明獲得這些享受吧。
  這樣一些在虛幻和真實之間搖擺的扁平人物卻使得讀者獲得了很多樂趣,為什么讀者可以在這些一再重復的的人物類型中也能獲得樂趣?E。M。福斯特在其論著《小說面面觀》中說,“扁平人物訴諸的是我們的幽默感和適度心,圓形人物激發的則是我們擁有的所有其他情感。” 他還告訴我們最成功的扁平人物其實是喜劇性的人物。這可能是讀者們在看故事的時候總是會對人物的行為會心一笑的原因。很明顯,貍貓的扁平人物不需要從側面去看待,也不用想從他們身上找到所有情感的表述,實際上,筆者本人獲得的樂趣在于欣賞獨特的個性設計,傳統普世價值(如正義戰勝邪惡)的表達以及偶爾對已經老套的人物情節的反諷。在這個意義上來說,貍貓的人物雖然扁平,卻也相當有可讀性。
  作者貍貓本人似乎也開始學習從人物寫作方式中突破。在其新作《惡魔也上班》里面,不管是小攻還是小受雖然仍然可以被人稱為“怪胎”,但比起以前作品的完全在作者控制下的扁平人物,算是具有了更加鮮明獨特的性格,惡魔主角的個性表述偶爾有超過作者筆力控制的趨勢,在此筆者祝愿作者能夠創造出更多帶來閱讀樂趣的人物。
  • 評論文章:惡魔也上班
  • 文章作者:lililicat
  • 所打分數:2
  • 評論字數:7232
  • 閱讀次數:2237
  • 發表時間:2010-09-09 11:23:18
赌钱牛牛棋牌游戏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