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裝有內涵--評《我在東莞的艷事》假裝有內涵--評《我在東莞的艷事》——晉江文學城[特邀書評庫] 作者:十六
【她眼中的幻劍,他眼中的晉江】──晉江.幻劍聯站評論交流活動
假裝有內涵--評《我在東莞的艷事》by 晉江.評論員十六(晉江評論組)
  我們知道,很多作家寫作的時候,都不是以“有內涵”作為目標,大多數只是想寫一個故事,不過最后的效果,就是看起來挺有內涵。而這篇《我在東莞的艷事》, 在筆者看來,也許它是奔著內涵去的,而實際上,就是篇很不成功的網絡小說。
  之所以說這位作者有點像奔著內涵來寫文的,基于以下原因:
  首先,作者采用了一種純寫實的主流敘事方式。“主流敘事”其實是一個相當含糊的說法,只能說,目前在中國,主流文學界盛行這種敘事方法,因此姑且 稱之為“主流敘事”。主流敘事的特點就是用近似寫實的手法敘述,仿佛不經雕琢,對事件與主人公心情直接呈現。比如在文本中,經常可見“我”爆粗口(他 媽 的),也有比較直接的對主人公性欲望和性活動的描寫,例如第二章中“睡在床上我的手又不由自主地摸到自己的玩意,想到心愛的女人這會正在別人身體下面呻 吟,心里又很激動,不由自主想手 淫”,第三十章“她的手摸到我的那玩意上,哇,好溫暖,好舒服,那種爽的感覺簡直無法言說”,以及主人公在知道小月有男友 的情況下心里作出的雖不合乎道德規范但合乎人性的決定“無論如何得把小月搞到手才行”,這些都表現了作者的基本敘事風格,主流寫實。這種主流寫實的風格區 別于一般網絡文學的敘事,特征相當明顯,我想這也許就是這篇小說被認為不同于一般網絡文學的原因。
  此外,這篇小說帶有八十年代先鋒文學的一些特點。八十年代一些先鋒文學作品在文本上強調去價值化,在形式上經常運用“元敘事”。這篇小說中,主人 公“我”對單純的愛情沒有強烈渴望,作者對“我”如何周旋于兩個女孩子之間的敘述也缺乏道德負疚感,只是單純地描寫事件本身。比如在第十三章,主人公 “我”當時愛的是有男朋友的小月,正在試圖和小月上床,但同時也急于騙另一個女孩子葉小琳上床,沒有成功之后“我”心里覺得悲憤,因為“差一點就得手了, 可是到最后關鍵時刻卻黃了”,完全不帶道德評判,沒有因為自己欺騙女孩的感情、周旋于兩個女孩子之間而內疚,只是單純地描寫自己性需求沒有得到滿足的心 情。而“元敘事”指的是在文本中,作者有時會突然從敘事中跳出來,告訴讀者自己是在編故事,以使文本產生陌生化的效果,讓讀者從身臨其境地等待故事發展的 心情中抽離,比如第二十六章出現了這樣的句子:“讀者,有些讀者可能會覺得你丫編的也太不靠譜了,人家一個女孩子會同意跟你睡一個房間?讀者,你先別 急,……”在這里,作者本人出現在文本中,不同于文中的“我”,甚至他可以直接揣測讀者的想法,充分體現了作者受到的八十年代先鋒文學的影響。
  十六之所以認為這篇小說采用這種敘事手法是刻意為之的證據在于,文中作者也利用主人公的言語表現了自己對作家們的了解,第六章中出現過以下情節: “我笑了,而且是她有一種九成的把握能把她搞到手,安妮寶貝咱也比較熟,但我還是決定跟她談起村上春樹,然后又談起馬塞爾普魯斯特,談起納博科夫。”之后 還談到了一些中國當代先鋒作家的名字,比如蘇童。
  但是,在十六看來,這篇小說雖然披著一件很有內涵的外衣,依然無法掩蓋它也只是一篇不那么成功的網絡小說的事實,原因基于以下幾點:
  第一,在作者的筆下,確實有許多關于男主人公的寫實描寫,但他的基本性格卻被意圖描繪成相當受女性喜歡的那種,這二者這件的基本矛盾導致了行文的混亂。男主人公生活中的快樂悲傷全部都圍繞著騙女人上床這一主題;一方面,主人公的受教育水平高過身邊的人,因此有一種強烈的自己高人一等的感覺;另一方面,這種自豪并沒有給他帶來任何好處,他和中專、大專畢業生一 起工作,業績還不如別人。在這種自豪與自卑交織中,他要YY一切盡在自己掌握,追求女人無往不利,而事實是他自己也不經意地承認,自己可能是失敗的,現實 并非他想像中的那樣。所以這種矛盾混合的心情造成了劇情上下銜接中的不知所謂。讀者讀來,只覺得茫然,主人公某個時刻認為自己確實愛上了某人,下一刻又覺得自己 急需和另一人上床,再下一刻又想釣到另一個女生……自我膨脹和自輕自賤并非不能同時存在于一個人的性格中,但在本文中這二者并沒有變成和諧統一的整體,十六看 來主人公的思維和行動毫無邏輯可言,十分混亂。如果拋開道德觀的無恥,大概這也算是比較現實地表現出了一個都市里掙扎的普通男人的痛苦郁悶了吧。可是說到 底,雖然主人公的目標是千方百計用毫無邏輯的行為騙女人上床,卻又因為自感高人一等而無法融入。對前者作者似乎用了網絡文學的描述手法,表現男主的受歡迎和一切盡在掌握,后者卻又很寫 實,試圖表現現實的無奈與荒唐,這里的矛盾無法調和。
  第二,作者不斷表現他的處女情結。例子太多,譬如同事勸男主“搞這種被玩過的做什么”,男主人公也認為“XX都不是處女了”之類,十六就不一一列 舉。為什么說處女情結的暴露讓這篇小說顯得--十六覺得“檔次較低”這個詞也許比較適合表達--檔次較低?因為現在,隨著女性批評、女性文學的興起,在主流文學界, 即使作者有很強烈的男權思想,也不敢在小說中表現得太過明顯。一方面,招致的批評會很多,另一方面,會被認為小說太過守舊。因此,主流文學中女性更多地被 當作獨立個體,而非男性泄欲的對象。而在這篇《艷事》中,所有的女性都被歸為“可以上”或者“努力后可以上”兩種類型;可笑的是十六目前讀了三分之一,主 人公還沒成功“上”了任何一個人。作為嚴肅文學,這種混亂、無邏輯和對女性的物化讓這篇小說品質低下;作為網絡文學,主人公不斷地YY,不斷地失敗,讀者 都替他著急,男主也太挫了,不符合yy文的一般特征……這篇小說就處在這樣一種尷尬的境地。
  第三,故事主線缺乏。這其實是就單純的小說而言本文最大的問題。從第一章開始讀到一半,你無法描述作者究竟想講述一個什么樣的故事,十六在讀的時 候有一種“新寫手”的感覺。新寫手的常犯錯誤其實就是想到哪里寫到哪里,在故事開始之前沒有一個大綱和詳細設定,沒有起承轉合,故事就像水流一樣流到哪里 算哪里,因此導致了有的章節太過平淡,比如某一章只是單純地描寫了男主各種復雜的情緒,或者男主這一天的工作、與同事相處的情況,純寫實,無選擇性擴充或 者選擇性忽略……在還沒修煉到普魯斯特的境界的時候,這種耗費筆墨而對故事發展毫無幫助的文字還是少一點的好。
  第四,語法和錯別字。這一點十六本來不想說,但實在太多了。第一章中,“……這幾天出去見客戶被拒絕的也不少,也慢慢的練出來了,反正無所謂的態 度。……幸好其他的同事也回來了……。”我也愿意相信是作者一時懶得找“地”字,可是通篇讀來,這種錯誤不是一處兩處,十六有一點錯別字強迫癥,一看到別 字就難受,所以這篇文讀得很辛苦。再比如,“可是別人覺得下象棋太費腦子,不能取到休閑的作用”,這種不合漢語語法規范的生造詞的使用也不是一處兩處,個 人猜測是因為作者家鄉方言的關系導致了這種情況的產生。
  十六承認,因為小說中對女性的描述非常有失客觀,所以十六對這篇小說有相當程度的反感情緒,評論的言辭可能有失偏頗。但總體來看,雖然這篇小說借鑒了主流文學的一些寫作手法,卻依然是一篇相當不成功的網絡小說。
晉江活動主帖:http://bbs.jjwxc.net/showmsg.php?board=17&id=139228&msg=碧水江汀
《我在東莞的艷事》地址:http://html.hjsm.tom.com/html/new_book/41/709/index.htm
赌钱牛牛棋牌游戏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