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史實帶來的桎梏--淺評幻劍《辛棄疾》由史實帶來的桎梏--淺評幻劍《辛棄疾》——晉江文學城[特邀書評庫] 作者:二五
【她眼中的幻劍,他眼中的晉江】──晉江.幻劍聯站評論交流活動
  《辛棄疾》是一部歷史小說,作者以南宋著名詞人辛棄疾為主角,在已完成的篇幅中著重刻畫了南宋與金之間的軍事沖突,從中凸顯出辛棄疾這一人物有勇有謀、忠義雙全的形象特點。
  總覽全文(已完成部分),可以看出這部小說筆力深厚,筆法嫻熟,內容多而不亂,線索細而不澀,人物各有特色,在眾多和歷史史實相關的情節上,作者也都逐一進行考證,可以體會到作者極為認真嚴肅的創作態度。行文中,大到一場戰役發生的時間,小到一艘畫舫當時的價格,作者都不遺余力地查閱史籍仔細考訂,以求這部小說的內容可以盡量與史實相吻合。
  可以說,故事內容盡量與史實相合是歷史小說應當具備的特點,但同時,也不能忽視了小說本身所應該具有的文學性。那么,如何在史實所允許的范圍內將小說的文學性表現出來,則是歷史小說所面對的另一個問題。
  作者在《辛棄疾》這部小說中詳細描寫了主人公辛棄疾的外貌、性格、語言、行為舉止等等。在已完成的篇章中,通過正、側面描寫和歷史事件的烘托,辛棄疾的人物形象已經鮮明起來。但是,在故事情節上,這部小說卻節奏太穩,極少波瀾,讓讀者不能沉醉其中。探其原因,大致有二:
一、作者文風太“穩”,即使寫到驚心動魄的地方也穩穩當當緩緩帶過。
  如辛棄疾追殺和尚義端,整個過程被作者寥寥數筆渲染過去,詳細過程卻沒有描述。譬如二人之間有過怎樣的廝殺、言語間有過怎樣激烈的爭執,眼神和動作所能帶出的強烈的情感,作者均未給以一定的筆墨。
  或許作者有意在此處留白,避開正面描寫,為讀者留出想像空間,但卻使得故事情節上少了應有的起伏跌跌宕,也不能很好地交待出和尚義端的思想性格。義端投金的動機僅在前文與辛棄疾的對話中有少量鋪墊,對整個人物的處理卻仍顯得太過簡單。
  作者行文穩則穩矣,卻難以出彩,這是此文作為小說的遺憾。
二、歷史小說被史實所縛,難以在有限的框架內掀起壯闊的波瀾。
  作為歷史小說,很難不以史實為重。這就像是提前給了作者一個已經存在的框架,再由作者有節制地往框架中填充內容。
  我國歷史典籍浩如煙海,許多在歷史上發生過的事都被一而再再而三地書寫記敘。即使沒有對于歷史事件的具體描述,小說作者卻仍舊難以擺脫歷史史實帶來的壓力與束縛,因此,在使自己的小說最大限度地貼合史實記錄的同時,作者便忽略了小說所應該具有的戲劇性。
  于是,這部小說的行文便不求新奇,不求恣肆,只在人物性格上下功夫,更多地充實人物的精神面貌,刻畫人物的言談舉止。但僅僅刻畫人物形象,沒有與之相輔相成的故事情節進行襯托,人物也變成了無根之木、無源之水,并不能深切地打動讀者。
  例如作者寫到辛棄疾有一雙隱含殺意的眼睛,在他決意要殺人時,眼中的兇光常使得周圍的人心驚膽顫。但這樣一雙眼睛卻沒有得到相同力度的情節來襯托,在這里,人物形象和故事情節被剝離開來了。
  作者在人物描寫上的確下足功夫,也取得了很好的效果,但與此同時,原本敘述風格就十分平穩的情節結構卻被映襯得更加平淡了。因為有史可鑒,所以小說中的情節安排便不再是作者著力構思的重點,只隨它平穩自然地過去,就可以悠然來到結尾。
  如此一來,這部歷史小說便缺少了許多閱讀中的樂趣,它帶給讀者的吸引力也被削弱了。讀者面對情節已經完全由歷史確定的小說,面對由大量的史實考證所帶來的出離感,只會無法一心一意沉浸在故事構造出的世界里。也就是說,讀者“入不了戲”。讀者閱讀這樣一部嚴格按照歷史細節創作的作品,與其說是在讀一部歷史小說,倒不如說讀者是在讀一份《宋史》中《辛棄疾傳》的通俗講稿。
  小說和歷史之間的關系是歷史小說創作所應處理的重點,如何在二者之間找到一個平衡點,如何在尊重史實的同時也讓小說可以發揚其應有的文學性,是值得深入思考的。
晉江活動主帖:http://bbs.jjwxc.net/showmsg.php?board=17&id=139228&msg=碧水江汀
《辛棄疾》地址:http://html.hjsm.tom.com/html/new_book/67/804/index.htm
赌钱牛牛棋牌游戏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