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衣天使不易當──評《別拿穿越不當工作》白衣天使不易當──評《別拿穿越不當工作》——晉江文學城[特邀書評庫] 作者:評六
  《別拿穿越不當工作》在穿越文泛濫成災的今日,可說帶來不少新鮮感。時空穿越管理局里的幾名職員肩負重任,需把誤闖現代的古人遣返,又需不辭萬里逮回企圖改變歷史的現代人,古今的文化沖突令文章妙趣橫生,如詩仙李白以飲酒著名,到了現代自然免不了醉駕,又如現代人看歷史小說看多了,竟想跑去解救蒙冤受屈的袁崇煥。
  除了文化沖突,整篇文另一經常出現的重點是心理治療,也是本文的中心思想。角色們各有各的秘密或傷痛,導致他們的心理狀況出現不同問題。隨著劇情發展,他們的傷痛被揭露,牽出一串事件,最后事件結束,心病被治愈。如袁崇煥心系家國卻被冤枉受刑,心中自然悲憤,現代人卻告知他帝制早晚結束,所謂的皇帝叛臣皆是虛幻,如此袁崇煥頓悟大道,心無掛礙,心病遂被治愈。又如苻堅因慕容沖失去江山,心中怨怒,但見罷長大后的慕容沖卻怨念盡消,甚至把重逾性命的傳國玉璽都給了他。閱讀歷史時,古人的悲劇在現代人的眼中有很多是可以避免的,隨著本文劇情成功以現代思想扭轉古人的悲慘人生后,作者與讀者皆會生出一種想法被證實的成就感與滿足感,也就是這種成功拯救古人的滿足感,趨使作者再次開展一次又一次治療,解救古人于水深火熱之中。
  所謂治療,就是把人的狀態從不正常變為正常。心理學上有一解釋是若人長期受到負面影響,如感到情緒低落及影響日常生活等,那他就是處于不正常狀態,具備心理學知識的作者明顯知悉這點,刻畫角色時都會讓角色流露出不同的焦慮與抑郁,像前身是李煜的武海潮因本身的不確定感而不敢置產,又如前身是慕容沖的方無應面對前秦時期的不安感。這兩個角色是文章的重點刻畫對象,過去的經歷令他們變得不正常,經過現代思想的洗禮,他們終于釋懷,變回正常。治療角色傷痛并非本文首創,很多故事也是有血海深仇的主角遇上了他們命中的救贖,最后放下仇恨,幸福快樂地生活下去。唯需注意的是,這種治療是角色的重大心理轉折過程,若鋪墊不足不能說服讀者,不僅全篇文變得不合理,讀者對角色的認同與代入劇情的幅度也大打折扣。面對角色是歷史人物之時,這些人物已有定案的行為必然反映了其個性,而這些個性特質就是造成他們悲劇結局的原因。要把他們從悲劇結局中拯救出來而不動搖其個性,作者必須給予讀者強大的說服力,即必須有足夠鋪墊,使轉折合情合理。
  《別》文的作者對有股非得把古人治愈不可的狠勁,但可能礙于篇幅所限,有些需要長時間鋪墊才能轉變的心理狀況猛然發生,衍生出人物心理轉折不合理的問題。如袁崇煥在忠君愛國的思想教育中成長,直到身陷囹圄、面臨處決的前夕,看到突然出現的現代穿越者蘇虹,仍不斷追問叛將名字,明顯他對家國有著很強的執念。但當蘇虹說帝制已不存在后,忠君愛國的袁崇煥忽然就四大皆空了,覺得國家君臣都是虛幻。面對袁崇煥必被凌遲的悲劇,基本什么方法都不能讓他消去怨屈無怨無恨,但若解不了他的心結就“治療”不了他,故面對作者強大的精神力,袁崇煥是不悟也得悟,于是他只好悟了,極不合理地變成可拋卻幾十年堅持從容赴死的心理痊愈者,可使得他過往的執著變成笑話。
  又例如慕容沖對苻堅的恨,這是被長期施暴者對施暴者的恨,是對家國被奪親姊被辱的恨,是令自己失去母愛的恨,但因劇情需要,慕容沖不僅單憑幾句話就把過去恩怨完全拋開,還感謝苻堅對他的好,甚至覺得苻堅是自己的唯一知己,此時讀者驚覺圣母降臨了,世界和詣了……難道以愛為名的施暴就不是施暴?被施暴后給了一顆糖吃就能忘卻屈辱?這種糾纏半生的深刻仇恨是兩名歷史人物因其本身性格必然出現的,能和解已是作者極可能耗費大量筆墨也不能令讀者覺得合理的,但為了慕容沖能被完全治愈,作者竟使兩人最后可互相感謝互道珍重,慕容沖甚至覺得苻堅是他的知己。這種心理根本完全不是該人物會做出的舉動,也違背讀者的認知與價值觀。這也使慕容沖成為繼袁崇煥以后,第二個屈服于作者治療意志,被逼拋卻仇恨為世界和平做貢獻的角色,同時也反映了作者的治療執念在缺乏足夠鋪墊下,對劇情造成了負面影響。
  本評已舉出慕容沖、苻堅、袁崇煥、李煜四個治療案例,這四個被治療者都有一個共通點,就是他們都是古人,而施治療者都是現代人。為了使古人脫離他們本身的思想背景,做出其個性根本不會做的舉動以達到治愈之目的,作者必須有強而有力的治療工具,而現代的高科技和進步思想就是他依仗的利器。雖然作者于小節如由今人贊賞古詩詞等皆表達對古代的認同,或角色對現代污染的不贊同表現出現代的缺點,但相較起來,整篇文的主調明顯是崇今抑古,透過把現代的治療威力強化,把古代的力量減弱,使治療更容易更完美地達成。文里從古穿今的人如李白、漢獻帝、趙光義等皆眷戀現代,一聽到要被遣返全都百般不愿,甚至需被提醒古代有家有室,才記起自己應該回去與家人團聚。相較于現代的完美,古代可真是不宜居住了。今穿古的人看似對古人尊重,偶然說幾句贊賞古人的話,但實際對處身古代異常不屑,小至對方無應喬裝為古代太監的取笑,現代女性對古代洗漱設備不佳的抱怨,大至重要人物李煜、慕容沖甚至霍去病穿到現代后要能重獲新生,回到陽光下,必須拋卻古代融入現代,全盤接受現代思想,否則就會有種種心理問題,整天活在不安之中,又如文里認為受過現代教育的霍去病還擁護帝制是不對的,帶著這種古老思想的人存在于現代是個隱患,他應該完全棄掉古代的一切才是正確做法。這種簡單且二元對立的態度成功令現代變成治療心理問題的最佳法寶,也必須是最佳法寶,否則袁崇煥不能聽到現代制度后便頓悟,慕容沖也不能放下根本沒可能放下的恩怨。
  本來要歷史人物脫離本身背景擺脫悲劇,引入現代思想甚至夸大現代的功效是無可厚非,但本文除了前面提及的鋪墊不足問題外,另一問題是本文為達到完美治療古人的目的,把古今社會簡單化,無法開闊讀者眼界,更可以說是暗中加固了一般讀者覺得現代比古代好的偏狹觀念。
  無可否認,這種以現代為本位的思想很受作者與讀者歡迎,一般人也會認為現代思想、政治體制和科技皆較古代優勝。事實上評者亦覺得帶著幾百年甚至千年差距評論古人思想優劣在這種古今亂穿文并無不妥。但實際上認為古人只有詩詞可取,現代的缺失只有污染是否太過偏狹?每件事情都有正反兩面,一篇真正的好文應是擺出了好處與壞處,讓讀者自行思考和選擇,而不是片面且主觀地灌輸讀者某種思想。
  總括而言,本文劇情有趣,角度新穎,但礙于鋪墊不足,角色心理轉折未如理想,而作者的治療傾向令本文出現的崇今抑古態度,無法擴闊讀者的眼界,使人讀后未能有新的體會。
(本評下筆時文章連載至第六十四章)
赌钱牛牛棋牌游戏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