廢柴庶女的反轉人生

作者:三月三秋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節] [下載]   [舉報] 
文章收藏
為收藏文章分類

    欠條換酒

      林玉璃被這無情肆意的嘲笑給氣的癟起了嘴,不就是字寫得丑了點,能看就行了,有這么好笑?
      
      白先生正笑得過癮,看到林玉璃嘟著嘴,忙收住了,以為她是因為怕錢多還不上才生氣的,便解釋道:“放心吧,小丫頭!這錢我自有地方討,不用你來還。”
      
      “不,這錢我一定會還的!只是可能——還的期限會長一點。”林玉璃自問還是很有骨氣的,寫下這個欠條的時候她就在想,自己哪怕砸鍋賣鐵也一定要還上。
      
      白先生也不多辯解,抓起桌上的銀子扔給了楚靈:“賞你了!”自己則美滋滋地把欠條收了起來。
      
      既然收了錢就要給人家辦事,白先生難得正經了起來:“把手伸出來。”
      
      林玉璃伸出了手,白先生兩根手指搭到了脈上,須臾,說道:“你這毒還未全消。”
      
      林玉璃問道:“先生可知我中的是什么毒?”
      
      白先生捋了捋胡須,緩緩說道:“是寒冰草的冰.毒,偶爾誤食少量的寒冰草倒也無妨,可若是長時間服用,便會冰.毒蝕骨,致人昏迷不醒,乃至丟了性命。”
      
      “此毒如何能解?”
      
      “若要解毒,卻也不難。昨天給你針灸加放血已經排了不少毒素了。余下的便要靠這個——”白先生自懷中取出了一個白玉藥瓶,“這里面共有七顆暖心丸,你拿回去,每日服用一丸,連服七日便能將體內毒素盡除。”
      
      林玉璃道了謝小心收下了。
      
      “天也不早了,你須得趕緊回府了。楚靈,派人送他回去!”說罷,白先生便起身出去了。
      
      林玉璃忙叫住:“白先生!你得告訴我這是哪里,或者我去哪能找到你?”
      
      只聽白先生在門外回道:“不用找我,小老兒自有要錢處,不用你還錢!”
      
      林玉璃無奈看向楚靈,楚靈也只能搖頭。人家既然不想說,她也不好再多問。
      
      一頂軟轎停在了門外,楚靈把林玉璃扶上了轎。這轎子也奇怪,三面封閉的死死的,連個往外看的小窗口也沒有,直到出了這所院子,她仍不知道自己身在何處。
      
      ……
      
      送走了林玉璃,白先生悠哉悠哉的晃到了一間書房門口,也不敲門,直接推門便進,屋里有一白衣少年,手執白子懸在半空,正研究著眼前的棋盤,見他進來,便把白子仍回了盒子里,笑問道:“走了?”
      
      “嗯,走了。”白先生在一旁坐下,拿起桌上的點心嘗了一口,不好吃,又把咬過的放了回去。
      
      白衣少年笑著搖了搖頭,又問道:“毒可解了?”
      
      白先生哼了一聲:“我出手哪有失手的?我連暖心丸都送出去了!”
      
      “哦?”白衣少年挑眉,“白老頭,今日這么大方?”
      
      白先生笑道:“我也不是白給的。”
      
      白衣少年將棋盤上的棋子一顆一顆收回了盒里,正色道:“聽說林衡勛要回京了?”
      
      “你明知故問,圣上沉迷修道,林衡勛又善寫青辭,誠王還不巴巴地趕緊把他調回來為己所用。”
      
      “即便如此,林衡勛回來后……會跟隨誠王嗎?”白衣少年把棋子收好,斜靠在引枕上,看向白老頭。
      
      白先生分析道:“依我看,倒不一定。除了誠王,德王怕是也盯著呢。且看吧,林衡勛這一回來,估計這京城局勢就要變嘍!”白先生回頭看他斜躺著悠然自得的樣子,登時氣不打一出來:“你小子又是故意的,心里門兒清,偏來問我!我不說了,我什么都不知道,不知道!”
      
      白衣少年笑了笑,又言道:“不聊這個了,跟你說件趣事。”
      
      一聽是趣事,白先生來了精神。
      
      “話說這林府二小姐可是個才女。”白衣少年頓了頓。
      
      白先生接道:“這我知道,先前做的詩詞著實都不錯,還小有名氣。”
      
      白衣少年笑道:“你可知這其中有假?”
      
      “有假?!”白先生被勾起了好奇心,挨著白衣少年坐了下來,聚精會神地聽著。
      
      “這二小姐‘才女’的名聲是假,實際是草包一個,她的那些詩都是林府四小姐所作。每次有詩社,她都會讓這個四小姐扮作丫鬟跟著她,偷偷替她作詩。”
      
      “嘿!”白先生驚道,“這閨房姑娘們的事,你是從哪聽來的!說的還有鼻子有眼的。”
      
      “我自有辦法。”白衣少年神秘兮兮道,“這四小姐倒也是個奇人了,不光詩作的好,上次林府上老夫人壽宴,她奏那一曲簡直是名動京城了。”
      
      白先生從鼻子里哼了一聲:“既然這么有才,那還給她二小姐扮丫鬟?!”
      
      “可能有苦衷吧,畢竟是庶出,太過于鋒芒畢露也不一定是好事。”白衣少年嘆道。
      
      白先生頭扭到一邊:“若是我,我是絕不肯的!”
      
      白衣少年笑道:“這位四小姐,你有可能見過。”
      
      “可拉倒吧!我一年到頭除了楚靈,連女人一根頭發都見不到!”
      
      白衣少年道:“你聽我細講。這一次,寧安伯府上小姐辦詩社,兩人又和往常一樣,一個當小姐一個當丫鬟,一同去了寧安伯府上,結果——這丫鬟就在府上丟了。可那天我又剛好救了一個丫鬟回來。”
      
      “你是說——”白先生將信將疑,“那個中了冰.毒的丫鬟,就是那個詩也好琴也好的四小姐?”
      
      白衣少年笑道:“自是有這種可能。誰會對一個下人用寒冰草,這種草只有深山里才有,藥價又不便宜,犯得著對一個下人這么費心思嗎?”
      
      白老頭忽然搖了搖頭,大笑了起來:“你呀你,難得你也有看走眼的時候。”說著,白老頭將方才林玉璃給她打的欠條拿了出來,指著欠條上的字,哭笑不得:“一個作詩彈琴樣樣拿得出手的閨房小姐,能把字寫成這個樣子?!”
      
      白衣少年接過欠條,看著上面歪歪扭扭的字,笑著搖了搖頭,這字倒像是剛學會寫字的孩童所寫。
      
      白老頭指著那欠條說道:“這人是你非要救的,欠條自然是你的,我要拿它換酒喝,就換你那壇上好的云泉酒!”
      
      “一張白條就想換我的云泉酒?你倒是會算賬!”白衣少年笑道。
      
      那個時候不救也不行呀,滿街的百姓都說他的馬車撞死了人!
      
      他低頭看了眼欠條,落款處歪歪斜斜地寫著“林玉璃”三個字,他笑了笑,好像也猜對了一半!
      
      ……
      
      林玉璃坐在轎中一句話沒講,轎夫仿佛知道似的,直接把她送到了林府門口。
      
      當林玉璃從轎中出來,看到自家大門時,心中起了疑惑,她明明什么都沒講,他們怎么會知道她就是林府的人?那些轎夫把她送到后,就直接回去了。
      
      林府門口的小廝看到了林玉璃,激動地喊道:“快看!是四小姐!四小姐回來了!”
      
      旁邊的老管事一掌打在了他頭上,從牙縫里憋出幾個字:“讓你小子亂叫!夫人說了不許聲張,你還叫!”
      
      林玉璃不知何故,走了過去。
      
      “四小姐。”老管事彎腰喚道,回頭又踹了那小廝一腳:“還不快去開門!”
      
      小廝也不敢吭聲,連滾帶爬地去開了側門,老管事早就又遣了他人快速去向院內夫人稟報。
      
      林玉璃進了門,遠遠地看到李寶山低著頭走了過來,因想著不知李嬤嬤現狀如何,正欲喚他,卻看到李寶山只看了她一眼就忙又低下了頭,仿佛躲瘟疫一般,掉頭繞了遠路走了。
      
      “這李寶山是怎么了?難道李嬤嬤出什么事了嗎?”林玉璃皺眉不解。那天見他時不是這個樣子啊,那時候看上去就是糙漢子一個,今日怎會躲躲閃閃,如此怪異?
      
      不等林玉璃細想,轎子停了,馨蘭院明明在西南角,這么快就到了?
      
      林玉璃下了轎,抬眼一看,這正是她先前來過的,老夫人居住的院落。
      
      棒槌急急忙忙跑了過來,一把抱住小姐:“小姐,你可回來了,可擔心死我了,有沒有哪里不舒服?”
      
      “沒有。”林玉璃笑了笑,抬起胳膊轉了一圈給她看:“看,我現在不是好好的。”
      
      棒槌抹了抹眼角:“那就好,那就好!小姐沒事就好!”棒槌剛松了口氣,又想起老夫人要見小姐,又急道:“不,不好,不好!老夫人肯定是要責罰小姐!”
      
      林玉璃從轎子上下來,心里就明白了幾分,一個深閨小姐失蹤了一天一.夜,家里人若是重視你,興許早就會有長輩來噓寒問暖,擔心你在外面有沒有受苦,然而作為家里一個不起眼的人,就應當守好自己的本分,不要給家族抹黑蒙羞。但是她卻消失了一天一.夜,一天倒還說的過去,至于那一.夜——不同的人能解讀出不同的版本……
      
      更何況,她去寧安伯府的事,只有夫人和林玉琬知道,她不在的時候,那恨她入骨的夫人可是在的,她肯定會按著對她自己有利的方式行事。至于林玉琬,自然也不會笨到去告訴別人,林玉璃是她讓其扮丫鬟給她作詩的時候不見的。
      
      那么林玉璃唯一的證人就是棒槌了,可棒槌是自己的貼身丫鬟,說出的話又有多少人肯相信?
      
      如今只能硬著頭皮上了,見招拆招了。林玉璃深吸了口氣道:“走吧,去給老夫人請安。”
      
      
    插入書簽 

    作者有話要說:
    單機碼字好寂寞呀_(:зゝ∠)_
    有木有小天使來聊個紙醉金迷的天呢?



    該作者現在暫無推文
    支持手機掃描二維碼閱讀
    晉江APP→右上角人頭→右上角小框
    71

      ↑返回頂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點) 手榴彈(×5) 火箭炮(×10)
    淺水炸彈(×50) 深水魚雷(×100) 個深水魚雷(自行填寫數量)
    網友: 打分: 評論主題:
    分享到:
     
     
    更多動態>>
    愛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評論



    本文相關話題
      以上顯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條評論,要看本章所有評論,請點擊這里

      赌钱牛牛棋牌游戏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