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專家嫁到

作者:上官春水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節] [下載]   [舉報] 
文章收藏
為收藏文章分類

    2、生意

      三天后,石聆已經可以自己下地走動。
      這些天里,她也逐漸接受了現實,她依稀知道自己身上大概是發生了一些事情。畢竟于她而言,這里到處都是違和感,與腦海里的那些畫面好似是兩個世界。但更奇怪的是,在這些違和感里,她居然還有一絲熟悉。恰恰是這種熟悉和本能,讓她摸不清情況。她一會兒覺得自己不是這地方的人,一會兒又覺得自己的確和這地方有些說不清道不明的關系。
      尤其是她第一次照鏡子的時候,簡直可以用見鬼來形容。
      虧她還覺得王莞是個小孩子,她自己如今看來也是一副少女稚容,要不是個子高些,怕與王莞不相上下。就算記不得事情,石聆也本能地知道,自己的閱歷心態,絕不止這個歲數。
      王莞的外傷不輕,這幾天還不能下地,凡事都要奶娘照顧著。她這邊已是無礙,便常去看還不好下床的王莞。石聆依稀記得,自己大概是有個感情很好的妹妹,初始時,腦海里那個和王莞重合的影子,應該就是妹妹。只是如今不知家人身在何方,亦不知自己人在何處,看著王莞,總能讓她覺得心頭苦悶稍減。
      盡管如此,每天能見王莞的時間還是有限。
      王莞不愧是大家閨秀,即便離家在外,該做的功課也不敢耽誤,尤其是女紅。看著那些針腳細密的香囊荷包,石聆露出驚訝的表情。
      才多大的孩子,竟有如此巧手。
      王莞見狀,略有羞意:“姐姐喜歡,我再與姐姐做一個就是,這個絡子沒有打好,拿不出手,姐姐快放下吧。”
      拿不出手?要不是王莞一臉正色,石聆都要以為她在說反話。
      見石聆不語,王莞怕她誤會自己小氣,再三解釋道:“姐姐,這個真的不好,你看這里,歪了,就是這里,是我笨,打了好幾次都打不好。”
      王莞認真指著錯處,石聆只覺得大師的世界不是她能懂的,索性含糊兩聲,算是應了。
      總不能說,她根本看不出區別。
      奶娘看著他們兩個這樣,不由覺得可樂,道:“咱家姑娘對聆姑娘可真是好。往常給少爺繡荷包,出了錯就只知道遮掩,都不怕少爺帶出門被人笑話。這會兒倒是生怕聆姑娘吃虧。”
      “奶娘莫欺我,兄長才不會如此小氣。”
      王莞臉更紅了,本就是嬌俏的臉龐,越發惹人憐愛。
      是常常聽王莞說,她的哥哥如何如何,如此受到王莞愛戴,想必是位模范兄長。石聆想到這里,又有些落寞。她知道,自己也是有家人的,即便記憶模糊,她對家的那份眷戀卻絲毫沒有減淡,只是如今,她連自己身在何處也不知。
      袁清答應會幫她在附近打聽,叫她安心養傷,看看能不能想起什么,如今也唯有如此。
      “聆姑娘”是這家人對她的稱呼,貌似是王莞吩咐下去的。石聆只記得自己的名字,由于她言行舉止不像是尋常人家的丫頭,加之她是王莞的救命恩人,錦繡坊的人便也都敬她一聲“聆姑娘”。
      又說了一會兒,王莞露出倦意。她外傷重,比石聆更要多睡多養,奶娘便催促她歇息。
      約定了日后單獨給石聆做個她喜歡的蓮花荷包,石聆就此告辭。
      
      天色還早,石聆在院子里隨意行走,不知不覺就來到了前院。看著庫房的人來來往往,石聆站在角落,不聲不響。
      如今這情形,她其實有些怕一個人呆著,哪怕嘈雜也好,周圍有些人氣,倒叫她安心。
      錦繡坊占地很大,除了店面,后面還有一大片庫房,再往后才是居住的院落。在這條街上,像這樣商鋪和住宅合二為一的格局并不多,一方面是商鋪所在的地段較貴,另一方面,這樣直接在家門里開鋪子,容易家宅不寧,公私不分。
      錦繡坊顯然沒有這個顧慮,先不說平日里府上日常采買都是走的小門,儼然已經把后門當正門過日子,單說生意,至少在石聆看來,冷得離關門不遠,斷沒有“不寧”的煩惱。
      “錦繡坊”,顧名思義,布莊兼成衣鋪,有“錦”有“繡”,甚至可以自染自繡定制小批量的布匹;店內有專門的裁縫娘子,可以量身定衣,據說也能上門兒。挺不錯一個連鎖服務,卻不知怎地,生意慘淡。
      就算這地皮是王家的,不用租金,鋪子這么開下去,也是入不敷出,燒錢而已。可王莞等人卻似乎并不上心。
      興許是富貴之家,本就不在意這些,只是可惜了這么好的買賣。
      “聆姑娘。”
      看到石聆,伙計忙過來打招呼。石聆送王莞會來的時候走的是正門,鋪子里的伙計大多見過她,袁掌柜交待過,這是東家的恩人,伙計們對她都很是尊敬。
      “聆姑娘,小的臘九,庫房的事都是我在管。這些是次等的料子,花式也過時了。聆姑娘喜歡的話,我去前面給聆姑娘拿些好的。”
      見石聆緊盯著布匹,臘九以為石聆大概是看上了什么料子。女孩家多半都是喜歡打扮的,看石聆穿著樸素,估計也不是什么大戶人家出身,沒見過世面是正常,臘九便想著拿些小東西討小姑娘歡心。
      “這些布賣不出去嗎?”石聆忽然問了這么一個不應景的問題。
      臘九嘴角隱隱抽了一下,硬著頭皮干笑:“這不是……明擺著的嘛。”
      想不到石聆又接著問:“既然過時,為什么要進?”
      臘九臉上的笑有些掛不住了:“也不是一來就過時的,進貨的時候,這些還是很有銷路的,只不過那時賣的貴了,吃了虧。”
      會在最時興的時候囤下這么多,想必是賣的時候高于市場價了。
      “滯銷的貨有脫手渠道么?”石聆冷不丁又問了一句。
      臘九這下何止是笑不出來,都快要哭了。
      “聆姑娘,這些若有人要,也不用在庫里搬來搬去了。”
      錦繡坊生意慘淡并不是最近的事。
      錦繡坊的東家原本并不姓王,后來因經營不善,店面被王家盤了下來。臘九雖然說不出王家的具體來歷,但也知道這不是普通的人家。王家產業多在京城,家大業大,并不在乎這偏遠地區的一間鋪子,因此錦繡坊無人問津已久。若不是東家姑娘突然要來,怕是他們都忘了自己東家姓甚名誰,就等著坐吃山空,關門大吉。這不,舊料子堆滿了倉庫,放著怕生霉,時不時還要搬出來曬一曬。
      石聆聽著,眉頭越皺越深,臘九也是唉聲嘆氣。本想著討好一下東家恩人,卻不知怎么發起嘮叨來了,連著想討好的心思也淡了,只覺得這生意做得真沒意思。雖說掌柜的結賬很大方,但總覺得缺點什么,整日提不起精神。
      “聆姑娘,這邊灰塵大,您還是別在這兒逛了。回頭您要什么,我叫人送到后院。”臘九搖著腦袋,垂頭喪氣。
      “我幫你把這批貨出掉怎么樣?”
      臘九以為自己聽錯了,回頭看向面容稚嫩的少女。
      石聆依舊沒什么表情,仿佛在說今天的天氣一樣,平靜地道:“滯銷的貨物也總要找渠道,這樣占著庫房,耽誤生意。”
      只可惜是過時了,潮流這東西最刁鉆,各個時代都一樣。過了就過了,一點兒情面也不留,當時是金,過后便是土,誰也不會顧及你曾經是金。
      “雖然多多少少還是要賠上一些,但只要鋪子運轉起來,虧空早晚能補回來。”
      好過這樣聽天由命,耽誤越久,虧空越大。
      臘九越聽臉色越沉,最后竟是露出了些防備的表情。
      “這……聆姑娘,這不是小的能做主的。”
      石聆想想也是,沒有人這么談生意的,是她多事了。
      “聆姑娘,”臘九略微猶豫,還是說道,“我們東家和掌柜都待您不薄,您可不能打我們鋪子的主意。”臘九說著,語氣已經冷淡很多,跟剛才的熱乎勁兒是天壤之別。
      石聆知道這是商人的防備之心,并不在意。只是她心里覺得惋惜,有房有地有貨,又有這么忠心耿耿的伙計,可惜了這買賣。天時地利人和俱全的生意,竟是□□巴巴地做死了,真不知是怎樣的榆木腦袋,干出來這樣缺心眼兒的事。
      石聆轉身離去,沒有看到某缺心眼兒的掌柜隨后走來,對著臘九的腦袋輕敲一記。
      “掌柜的,我看這聆姑娘心思有些多,你可要小心。”臘九盡責地打著小報告。
      袁掌柜對他們可好了,他臘九不是忘恩負義之徒。
      “石姑娘是好心。本就是我們做得不好。”袁清搖頭,“不可再這樣揣測人家,太過失禮。”
      袁清看看滿登登的庫房,也是嘆氣。
      就像她說的,這樣下去,關門是遲早的事,還不如早作打算。
      
    插入書簽 

    作者有話要說:
    對了,剛才忘了說:
    元旦快樂!大吉大利!
    祝大家2016年追的所有文都平坑~



    該作者現在暫無推文
    支持手機掃描二維碼閱讀
    晉江APP→右上角人頭→右上角小框
    75

      ↑返回頂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點) 手榴彈(×5) 火箭炮(×10)
    淺水炸彈(×50) 深水魚雷(×100) 個深水魚雷(自行填寫數量)
    網友: 打分: 評論主題:
    分享到:
     
     
    更多動態>>
    愛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評論



    本文相關話題
      以上顯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條評論,要看本章所有評論,請點擊這里

      赌钱牛牛棋牌游戏下载